大至不同于常的女子,会在心中有一点点这样的类似洁癖,总是希望自己的人生平坦美好,现实的挫折往往无奈而痛苦,但历经之后,才发现,美丽于她,绝非全部,淡然恬静的背后是一如新生的平和温婉,这种美丽,是永恒和持久。

星月不误,因为你已离去;清风不语,因为我在哭泣;我也不语,因为还在想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