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听说,一次原谅,会换来,两次背叛。

如果真的把角色想成生命的话,在一出戏里他有生就有死,那么就是我要尽量给观众展现他的一生,其实我不是把他的生命缩短化,而是我给你的是他生命的完整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