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累到一定的程度,连生气和计较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在我们说“没事”的时候,却往往是最难受的时候。